兴全基金踩雷“16神雾债” 怒告神雾集团 近年不断踩雷

  • 时间:
  • 浏览:0

近期,兴全基金与神雾集团的纠纷让其踩雷“16神雾债”一事浮出水面。判决书显示,兴全基金旗下的“兴全-银河金汇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此前持有50000万元三年期“16神雾债”,但最后一期的利息及本金于2019年1月28日到期后至今未付,尽管法院判决以兴全基金完胜而告终,但在神雾集团好多好多 资不抵债以及实控人财产遭遇多家法院轮番冻结的情况表下,都还可不可以 最终顺利追回欠款仍然存疑。

与此一起,近年来,在兴全基金上到总经理、副总经理,下到基金经理接连离职的背景下,公司旗下多只公募基金也相继踩雷金龙机电、黄河旋风、领益智造等个股,这也被市场认为是核心投研力量缺失造成的结果。

踩雷“16神雾债” 兴全基金怒告神雾集团

近日,一纸民事判决书将兴全基金踩雷“16神雾债”一事摆到了公众背后。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兴全基金此前通过其管理的“兴全-银河金汇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神雾集团在上交所发行的16神雾债,面值为50000万元。

该债券于2016年1月27日发行,期限为3年,固定票面利率7.90%,每年付息一次,起息日为2016年1月28日,神雾集团实际控制人吴道洪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取回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根据判决书显示,2017年1月28日和2018年1月28日,神雾集团如期支付了兴全基金第一期和第二期的利息,自2018年1月28日起的利息及全版本金,神雾集团至今未付,而该债券的最后兑付日为2019年1月28日。

随即,兴全基金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包括:1、神雾集团向兴全基金支付案涉债券的本金50000万元及利息(以本金50000万元为基数,自2018年1月18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按年利率7.90%计算);2、神雾集团承担兴全基金的律师费和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费;3、吴道洪对上述诉讼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神雾集团、吴道洪承担本案全版诉讼费和保全费。

最终,法院于2018年8月27日发布判决书,依法判决神雾集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支付兴全基金债券本金50000万元及利息(以50000万元为基数,自2018年1月28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7.90%为标准计算);支付兴全基金律师代理费12万元、财产保全责任保险费3.78万元;吴道洪对上述债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驳回兴全基金等好多好多 诉讼请求。

据悉,兴全基金成立于5003年9月500日,股东为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51%)和全球人寿保险国际公司(49%)。截至2019年6月500日,其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为2477.01亿元,位居公募行业规模排名第18位。

银河金汇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前身为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资产管理总部。2014年5月,公司经中国证监会批准,由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单一发起人正式成立,公司注册资本为10亿元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为证券资产管理,具体包括单一资管业务、集合业务、专项业务以及QDII业务。

神雾集团已资不抵债 兴全涉诉款项都还可不可以 要回仍存疑

尽管由兴全基金发起的此次诉讼完胜,但最终都还可不可以 要回相关款项以及哪天不需要 要回仍然存在诸多不选取性。

根据新京报报道,神雾集团由吴道洪于1996年创立,总部现在存在北京市,目前拥有11家控股子公司(含两家中国A股上市公司神雾环保、神雾节能),员工近5000人。2018年以来,神雾系上市公司遭遇持续性资金风波,多地项目陷入停工,每段员工离职。

神雾环保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神雾集团资产总计196.65亿元,负债合计204.27亿元,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今年5月23日,神雾环保公告称,北京证监局在《关于对吴道洪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依据的决定》中表示,2015年、2017年7月—2018年1月期间,神雾环保为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约10亿元。

另外,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近期做出的一份执行裁定显示,法院通过全国法院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和北京法院执行办案系统对被执行人神雾集团和吴道洪的财产进行查询,发现被执行人吴道洪名下有存款余额的银行账户均已被好多好多 法院冻结,有存款余额(人民币2086.7元)的互联网银行账户二个,被执行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名下有存款余额的银行账户未被在先冻结的二个,显示存款余额共计人民币18万余元,法院对上述账户予以轮候冻结、冻结。

此外,被执行人吴道洪名下有房产1套,但已被在先查封;被执行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名下有机动车26辆、被执行人吴道洪名下有机动车1辆,但均已被好多好多 司法机关另案在先查封;被执行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吴道洪名下没人好多好多 可供执行的不动产、证券、互联网银行存款和对外投资。被执行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吴道洪提交《被执行人财产情况表表》,但表示表中所列财产均已被好多好多 司法机关在先查封、冻结。

兴全基金近年踩雷不断 凸显投研能力危机

确实此次踩雷“16神雾债”仅是兴全基金诸多踩雷事件中的一例,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7年金龙控股集团非公开发行4期共10亿元可交换公司债券,该债券的持村里人 就包括兴全基金,以及兴全基金全资子公司上海兴全睿众资产,前者认购金额为6.04亿元,是其中认购最多的机构,后者认购金额为0.05亿元。兴全系认购了金龙控股集团此次可交换公司债券的六成比例。

2018年3月后,金龙控股集团陷多起股权质押逾期违约债务,在相继被司法冻结以及被券商强制平仓后,最终,金龙控股集团被建行乐清支行于2018年7月底向法院申请对其进行破产清算。

紧接着,当初认购金龙控股集团可交换公司债券的机构将债券加上其下属上市公司金龙机电股票,并把金龙控股集团告上法庭,要求偿还债券本金和相应利息(债券利息、逾期利息、复利)立即到期。

也是好多好多 换股的意味 ,金龙机电2018年三季报显示,兴全基金旗下三只可交换债资管计划持有该公司股份比例超过5%,由此意味 兴全基金被动举牌金龙机电。根据金龙机电当时的公告,可交债换股价格为6.13元,这合适兴全基金等机构的持股成本,但金龙机电从2017年11月现在结速停牌,到2018年5月复牌后连续跌停,全年以2.89元收盘,进入到2019年,在上十天 股价最高存在4.28元后,近期股价又重回3元以下。至今年二季度,兴全基金三只可交换债资管计划仍然持有金龙机电4015.84万股,占其流通股比例5.087%。

最终,法院判决,好多好多 此前金龙控股发行的四期可交债,已付了每段利息;兴全基金等机构对每段可交债进行了换股,好多好多 有,浙江高院审理后判决,金龙控股向兴全基金等机构偿付其余所欠本息,金绍平(金龙控股董事长兼总经理)承担连带责任。

今年5月13日,张家港市警方公告,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控人钟玉,因涉嫌挪用资金被公安部门刑拘。而早在2017年下十天 ,该股就持续下跌,并在此后的多个时间了再次出現股价闪崩,2018年6月1日康得新停牌,11月6日复牌后再次出現连续跌停,但2018年三季报显示,包括兴全社会责任在内的多只公募基金都重仓持有,其中,兴全社会责任以2405.34万股位居康得新第十大流通股东,但在接下来的2018年四季度兴全社会责任就“消失了”,显然,在康得新股价经历大幅下跌后,兴全社会责任在2018年四季度对其进行了大幅减持或清仓。从2018年全年看,兴全社会责任的净值跌幅高达32.49%。

2018年5月,黄河旋风曝雷,意味 股价在二季度大跌48.93%。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兴业基金有两只产品重仓黄河旋风,兴全趋势投资混合LOF持股1957.83万股,兴全新视野混合持股1545.53万股。三季度,该股股价继续下跌19.35%,在此期间兴全的两只基金对该股进行了清仓。2018年全年,兴全趋势投资混合与兴全新视野净值分别下跌17.91%、18.500%。

2018年7月中旬,兴全有机增长持有的领益智造公告逾11亿元的预付款好多好多 无法取回,此后股价在二季度、三季度连续大跌31.26%、38.73%。截至当年一季度末,兴全有机增长持有领益智造4692.8万股;二季度减持到4188万股,三季度全版清仓。

兴全有机增长从2017年四季度首次现身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行列,并位居第二大流通股股东,而此时正是领益智造股价的历史高点,此后的2018年前三季度又正好是股价跌幅最大的时期,可见兴全有机增长在领益智造后面 的损失相当严重。2018年,兴全有机增长全年净值跌幅高达500.17%,排在2975相似于基金的第2255位。

而2018年兴全基金产品接连踩雷,也被市场解读为与近年来多位投研核心人物的持续选取离开有关,比如2017年1月19日,公司原总经理杨东发表声明“奔私”,此后,兴全基金副总经理徐天舒、杜昌勇,明星基金经理陈扬帆、杨岳斌、钟明等相继选取离开。2018年3月份,兴全基金副总经理、明星基金经理傅鹏博辞职;7月12日,绩优基金经理吴圣涛发表声明离职。

进入“固废出理 ”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